胡飞:乐当守护乡亲健康的“亲戚”

发布时间:2023-08-10浏览次数:次


“我路过来看看您,今天药吃了吗?血压怎么样?”8月8日,恩施咸丰县清坪镇小河村村医胡飞又一次来到72岁的李桃芝家,为她量血压,跟踪她的健康状况。

今年24岁的胡飞是小河村1900多位村民信任的医生,也是守护家家户户健康的“亲戚”。

“当初以为当村医就像开小卖部”

2020年6月,胡飞从仙桃职业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,先后去了重庆和湖南求职,分别在私立医院和药店工作。“这些经历,让我更坚定地想实现当医生的梦想。比如在药店时,我做不到昧着良心给病人推销更贵的药,人还是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而家乡年迈的父母也让他牵挂不已,“最初学医,也是想照顾好家人。”胡飞说。

2020年11月,胡飞得知老家堰塘坪村民委员会需要村干部,便回到家乡做定补干部,同时准备乡村医生资格考试。2021年11月,他如愿以偿成为一名村医,负责小河村村卫生室,填补了上一任村医离职的空缺,缓解附近村民看病难的问题。

“我开始以为当村医就像开小卖部,守在诊所,等着村民来,看看病、发发药,很轻松。”说起当初简单的想法,胡飞笑了。坐诊、挨家挨户上门巡诊、为每个人建立健康档案、老年慢性病管理、妇幼健康管理、康复保健、急重病应急处理、健康教育等都是胡飞的职责,工作压力不小。

现实比胡飞想象的更难,光是上门了解情况,建立健康档案就让他发愁。山区村民分散、道路难行倒是最容易克服的问题,难的是村民对这位新来的年轻村医不信任。村民何国洋把胡飞赶走了3次,“我又不认得他,一个年轻人说自己是医生,怕他是骗子,怕他搞推销,不敢让他进屋。”胡飞忍住委屈,求助村干部带他上门,这才完成了这户的健康信息采集。

慢慢地,胡飞摸索到取得村民信任的方法。跑了几个月,为全村557户共1934人建立了健康档案,谁患过哪些慢性病,谁对哪些药物过敏,谁家有几个小孩,他都一清二楚。

“大家需要我,我就会做下去”

胡飞所在的小河村,由3个村合并,地广人多,加上他一共只有2位村医。

除了坐诊,骑摩托车穿行于崎岖的山路,为村民巡诊、看病送药,是他的日常。一年365天,除了去镇里或县里学习、开会,胡飞从未离开过村里,更别说出远门休假。

“开会都是当天往返,怕村里有急事。”胡飞举了一个例子:7月底,他刚从镇里学习完,回村路上就接到电话,有位村民被马蜂蜇了,全身过敏。他赶紧赶回去,给他进行了处理,如果处治不及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晚上出诊也不鲜见。有天晚上,胡爹爹在外务工的儿子打电话给胡飞,说他爸爸肚子痛得厉害,请他赶快去看看。胡飞立刻带上药箱,骑上摩托走了20多分钟的山路,为胡爹爹诊治。

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。据不完全统计,每年有1100多人次就诊。胡飞在高频次的行医中,业务也得到了精进。

如今,胡飞已经成为全村人的“亲戚”,出诊时,常被村民热情留下吃饭,或者顺手给他带点自己种的蔬菜。村里外出务工的年轻人,放心地将留守在村里的老人和儿童托付给他。胡飞还交了一个同在村里工作的女朋友,生活忙碌、充实而快乐,对未来充满期待。

“不仅村民,连我妈妈都很不理解,好容易考出去了为什么又要回来。”胡飞说,“村民的信任和需要,给了我成就感;治病救人,体现了我的人生价值。这些都是我留下的动力,只要大家需要我,我就会做下去。”

据介绍,为了让更多大学生村医来得了、留得下,恩施州出台相关政策,提高村医待遇、健全村医晋升机制,并培养更多的年轻村医。如,恩施州将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员招聘总量中,每年拿出一定数量的事业编制,用于大学生乡村医生招聘使用,并通过订单立项培养,支持乡村医生学历提升。(《湖北日报》全媒记者 陈熹)

Baidu
map